借问酒家何处去学挖掘机

本咸鱼无所畏惧 活动嫌肝休闲嫌咸本人 菜鸡

人設
虬龙·东洲&凤凰·下月 祁

东洲,女
虬龙族长的大女儿。
体弱多病,力量强大。原被断定活不过25「人类意义上的」,被强行续命。
但是身体并没有好起来。双腿不能使用,经常咳血。胃痛。有时也会肺部疼痛。
被病痛折磨,放弃虬龙一族转而逆反天道而行,同时也被虬龙所抛弃,成为所有人追杀的对象。被称为「魔龙东洲」。
一生都在寻找「天道」的下落。
被凤凰杀死。

下月,女
上古「四圣」唯一幸存者。
用「庇护」和「繁华」换来了挚友东洲的不死。
但是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拥有极其美丽的面貌,是天道化身的见证者。
被东洲的弟弟爱慕,但双方都无法对这份感情做出妥协。
在群讨魔龙的最后将东洲亲手诛杀。

FGO,南丁格尔。

辣鸡画画。
好喜欢护士长和玛尔达啊_(:_」∠)_以后应该还会画玛尔达……
她们真好。

人设
兰德梅尼·巴列维·菲斯
北方之国「虚无之境」的国君。
拥有无上力量的女皇。
长年带领军队作战。
一只角在战争中被斩断。

【主厨x白子】【含白子单向】温度

依然是同人赛的一篇。
小短片,渣文笔,我流OOC。

【cp·主厨x纳豆白子】

——冷。
那是了。次元壁当然是冷的。这里没有阳光,没有言语,也没有风。
——不……
——不是。
——不是。是我的心冷。

“你看,这样不就好了。”
纳豆白子摆弄着手里奇怪的玩具。人类好像把这种东西称为【拼图】,他们把这一片一片的碎片拼凑成完整的图像,把这无聊的小玩意儿玩儿的不亦乐乎。
她看向那个人。主厨,那些食灵这么称呼他。他正在认真的、看上去很高兴的指导着自己拼凑这个叫拼图的东西——明明应该是敌人的两个人,却在梦境里亲密的——姑且算是亲密,亲密的仿佛相识多年的友人。
白子在发呆。她看见过主厨在冰糖燕窝熟睡在桌旁时给她披上外套,也看见过主厨在战场上亲身上阵,这个人温柔也强硬,他总是一心一意为别人好。
纳豆白子“啧”了一声。主厨仿佛忽然惊醒,他看了看白子,有些小心翼翼的说,“怎么了吗?”
“没有。”白子有些心不在焉。“没有。天快亮了,主厨什么时候回到那边?”
话一出口就是十足的后悔。怎么这么问?自己是绝对不想他回去的,离开这里,离开自己,回到那些食灵中去。可自己这么坚持有什么意义?
有什么意义呢?
“再等等吧。”
白子愣了一下,猛的抬头。
“因为白子,你的表情,很难过啊。”那个人笑着说,“你看看,你明明这么难过,也不找别人诉说,这样怎么行?”
白子抓紧了自己的袖口。
“我知道白子一个人很孤独吧。隔三差五的在梦里见面,我也总是想让你开心一点儿。毕竟这里也不用战斗,大家是朋友而不是敌人,不用一直都是这样。”
“不用一直绷着脸,把什么都藏在心里。”
“你笑起来多好看啊。”

啊……
是啊。
在次元壁的夹层里,自己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令人作呕的日子。最开始是无声的探索,在黑暗里摸索着前行的道路,然后就是荒无人烟的永恒亘古的寂寞。绝望、崩溃、想要自毁,完完全全的堕落。
可是他出现了。
他的光芒太过耀眼,他的体贴让人沉溺。他像太阳一样照进这片荒芜之地。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向他倾诉了太多,她明白这是被禁止的——可是忍不住。
无法忍耐。
她想抛弃一切,飞蛾扑火一般投入他的阵营。哪怕只是并肩战斗——哪怕,哪怕最终终会熄灭——
我也——
我——

我也想,呆在你身边。

次元壁是冷的。
但是心脏却发烫着,在胸腔里灼烧出鲜明的疤。
白子持刀,等候着即将到来的既定之人。

END

【佛玉】绳结

不打单人tag了。
在同人比赛上发过,但是因为格式原因没有分段,再发一遍原文吧。
给佛玉加热度。
这个cp到底是有多冷……

【绳结】【cp·佛玉】

玉子烧来了有好几个月了。

玉子烧和佛跳墙是一起战斗的伙伴,是一起战斗过很多次的、最了解对方的队友。但两个人的性格相较甚远,同为队友的关东煮甚至怀疑两个人是怎么做到,差别这么大,默契度却这么高的。
玉子烧自认为自己是个很随和的人。她当然可以轻易地和大家聊到一起,主厨,战斗,乃至今日的料理。可她常常感觉,和佛跳墙在一起的时候,不知道聊些什么。
佛跳墙是次元小屋最早的五星战力。至少在她到来的时候,佛跳墙已经很强了;可这个强大的人却也总是受伤,把自己搞得一塌糊涂。但佛跳墙从不与别人抱怨,她所作所为一如既往,修炼战斗,仿佛真如一个处于苦修的僧侣。
玉子烧第一次来到这里,正巧赶上佛跳墙战斗归来。那个人脸色如素,微微透着惨白。她的衣服上沾染了鲜血。玉子烧注意到,那个人在路过每一个食灵时,都会刻意避开她们;她起先以为是佛跳墙惧生,后来才知道,她是不想身上的鲜血沾染到别人身上。
佛跳墙在治疗的时候,主厨领着她与佛跳墙谈话。玉子烧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大概是要这个老战力带带自己这个新战力。趁着两人谈话,她低着头站在佛跳墙的面前,悄悄用眼光描摹这个女孩儿的轮廓。
“她真好看。”玉子烧想。佛跳墙真的很好看。她面容清秀,为人淡薄温和,又带过小屋里的大多数新人,在这里是威望很高的人了吧。
佛跳墙恰巧抬头看了她一眼,自己没来得及收回目光,慌张轻易地撞进对方眼里。
佛跳墙对自己笑了一下。她的笑很温暖,玉子烧看着,两个人对视着,仿佛一瞬间的时间静止。

玉子烧在和佛跳墙组队的时候,渐渐明白了主厨之前说的【佛跳墙很适合你】之类的话。大意如此吧,第一次听她还以为主厨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,气的羞红了脸,导致她之后有一段儿时间看佛跳墙都觉得气鼓鼓的。但是主厨说的没错。她和佛跳墙在一起战斗,她其实是受益很多的;她的料理技消耗更少,次数也增加了。
佛跳墙总是挡在她前面。她总是挡在所有人前面。她总是受伤,她们无论配合的多么默契,一旦敌人对自己有威胁,她总是挡在她前面。她们是最亲密的战友——最亲密的,亲密的朋友,或是更多——也说不定。可是有什么用吗?她并不能为佛跳墙做什么。佛跳墙总是独自料理伤口,她瞒着所有人,哪怕是玉子烧。佛跳墙总是独自承担一切,当自己问起,又笑着说,“这是修行啊,怎么能让——”
怎么能让你们担心?
怎么能让你担心?
可佛跳墙最后只是说,“这是修行啊,怎么能让主厨失望?”

佛跳墙是个不希望把柔弱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的人。她永远站在第一排,她安慰别人,保护别人,她永远揣着满身的伤对别人说,“别担心,有我呢。”
而玉子烧最讨厌她这一点。
为什么不多想想自己?为什么不能多照顾一下自己?为什么不能——
不能,不能想想,每次她受伤,自己有多担心?
可是佛跳墙就是佛跳墙,她不会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。玉子烧感到欣慰,却也感到无奈。玉子烧只能以自己的方式照顾她,她们出生入死,历练百转千回最终回归一处。那天佛跳墙忽然扭扭捏捏的来找她,红着脸拽住她的手,道,
“今天和主厨出去……看见了一位卖头绳的老人。那是个老艺人了,作品也确实很精致……我看到这个……觉得,这个,很适合你……”

玉子烧觉得自己的心房被填满了。
那个在一天天的平淡里突如其来的日子像是要把胸膛炸满,那一瞬间,玉子烧忽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爱。
那是最宝贵的人生体验。

她们曾在一起战斗,并将一直并肩。



家佛大前排,挨打次数最多但皮脆的一批,于是每次都看到家佛挨打触发玉子单盾被动,每次只套她一个基本每盘都套,总觉得被塞了一嘴狗粮。
好了,我站佛跳墙x玉子烧了,你俩请随意玩儿盾。

带头花。
“?你躲什么?”
怦然心动的玉子x
以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佛
大概就是,玉子问佛来到这里的想法,按佛佛性格大概是“我来到这里见到你们,都是既定的缘分,”
“能见到玉子烧小姐,说不定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呢。”

然后玉子发现自己竟然被撩了【

发现自己保存不了就直接截图来了😂
依旧茨宝,女。嘿嘿嘿嘿嘿。
日常不会画画1/1

摸个茨木小天使……的女体【
算是两个半面吧。
高p狗又出现了
【其实是屋子里太暗又懒得开灯只能手动调亮……】
我都有点儿不敢加tag……
我可能不会画画1/1

啊啊啊啊啊啊连连啊啊啊啊啊啊
他真好看呜呜呜呜
玄学抽卡真的有用【系统连着两三个SSR时单抽
我荒川连连都是这么出的【
非常开心了。

……写刀出连……我本来想抽灯hhhhh